郑爽:娱乐圈当之无愧“女顶流”

娱乐圈的明星分为两种,一种是凭借自身实力、有着知名代表作的作品型演员,俗称实力派。另一种则是,靠着粉丝凶猛氪金、依附于粉丝经济体系下,成长起来的流量型演员,这类现象多出现在男艺人身上。

女艺人中能够拥有如此待遇的除了顶流杨幂和选秀出道的杨超越外,也就只有郑爽,能够与之相配。某种意义上,郑爽甚至比杨幂她们更符合“顶流”标准。

郑爽最近一次的微博热搜,除了她一如既往的花边新闻外,就属几档综艺来得凶猛。《让生活好看》中,她与许魏洲、费启鸣等人共同向观众展现自己的独居生活,一句“搞不定上海男人”就将多月未在大众面前露面的前前男友胡彦斌cue上热搜;《拜托了冰箱6》中,她与郭敬明担任同期飞行嘉宾,爽言爽语式的工作发言,及“上热搜,涨片酬”的大胆言论,成功为节目带来话题热度。

上周,刚刚上线不久的电商节目《爆款来了2》,因为郑爽的加盟,第一次拥有了热搜话题……坊间戏言,但凡有郑爽的地方,必有话题;即便没有,她也可以为其量身定制。

(郑爽近一个月微博热搜)
2020年,是郑爽事业发展相对关键的一年。这一年,她除了需要向所有女明星般迈入30岁成熟期外,还要面临市场的新一轮检阅。目前,她已经有8档综艺节目(5个月内)陆续与观众见面。除此之外,她本月还有一档担任常驻嘉宾的亲子类节目《奇妙小森林》上线,今年有三部待播影视剧《绝密者》《倩女幽魂》《翡翠恋人》将与观众陆续见面。

“事业·爽”正式到来。只是,同比与其同时段出道的杨幂、刘诗诗等85花,或是重新回归90花行列的杨紫、迪丽热巴等人,郑爽在娱乐圈的地位始终是一个独特的存在。这种独特,既包括了她独一无二的“女顶流”地位,同时也对其事业成长有着致命性的阻碍。2020年,郑爽会迎来新的改变吗?

9档综艺、3部待播剧,“营业爽”的2020

郑爽开始积极营业了。这是进入2020年以来,郑爽留给大众的新印象。在今年年初,郑爽将自己关闭已有两年的微博账号重新开通,分享与记录的每一条微博信息,几乎都成为热搜上的话题担当。除此之外,她还积极参与时尚活动、投身于各大时尚杂志的封面拍摄……“营业爽”正在成为粉丝眼中的一个新信号。

女艺人想要长期在娱乐圈保持话题热度,除了自身所持有的话题气质外,作品必不可少。回归事业后的郑爽,正式投身于各大综艺节目中。她是年初《王牌对王牌5》中,与特邀嘉宾俞灏明,共同为粉丝上演了一出回忆杀的“楚雨荨”;是央视综艺《一堂好课》中,与康辉同台、装扮起大学生的艺人郑爽;也是《来自手机的你》《了不起的长城》等多档综艺节目中的“人气”担当……


据不完全统计,仅今年前五个月,郑爽上过的综艺节目已多达8档,其中2档中担任常驻嘉宾,其余综艺全部为飞行嘉宾。而这些综艺有一个共同特点是,即郑爽所在的那期,基本都有着不错热度。

《王牌对王牌5》中,郑爽以“楚雨荨”身份出现后,随即便登上话题热搜,随后其扮演的《冰雪奇缘》中的安娜公主再次预定话题热搜;《一堂好课》《来自手机的你》等“不知名”综艺播出期间,郑爽的加盟也让本来略显“沉寂”的节目开始有了些许起色;在播综艺《拜托了冰箱6》《让生活好看》,郑爽随随便便的一句话,便将不相关人与事,送上话题热搜……郑爽的热搜体质,绝非他人能比。

(郑爽担任《拜托了冰箱6》飞行嘉宾之一)
2020年,是她演艺事业相对关键的一年。在电视剧领域,她有三部待播剧将与观众见面。目前,传闻将在近两月与观众见面的《绝密者》,是郑爽与佟大为首次合作的谍战题材,该剧也被视为郑爽走出安全圈的首部作品。

除此之外,郑爽与侯明昊主演的新版《倩女幽魂》,目前正在加紧赶制中。两人的古装造型,目前虽得到不少网友赞扬,但顶级IP光环+郑爽一成不变式的演技着实令人担忧;待播剧中,与韩国欧巴李钟硕合作的都市题材作品《翡翠恋人》,是一部因限韩令而积压许久的旧年作品,能够顺利播出已是幸事一件。

属于郑爽的2020,或许依旧不太容易。

流量爽:我为什么能成为“女顶流”?

“哭了笑了瘦了恋爱了失恋了抽烟了”,很长一段时间,在大众眼中,郑爽都是一个“负能量”爆棚、行为怪癖的大众女艺人。而她的粉丝,却将其如获至宝般的捧在手心里。

郑爽凭什么?这或许是绝大多数人都想了解的事情真相。在那个偶像经济尚未形成、喜欢谁就将谁的头像贴在文具盒上的“古早”年代,郑爽凭借一部爆款影视剧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,红遍大江南北,随后便是她长达十余年来的“吃角色”红利。

尽管她曾在公开场合表明,自己并不喜欢“楚雨荨”,但不得不承认的是,郑爽的粉丝受众构成中,楚雨荨粉占据大部分比例。一句“我是看着她的楚雨荨长大”的粉丝留言,基本已经说明了一切。而这也一度成为郑爽“能作”的资本。

(电视剧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)
2013年,郑爽与张翰公布恋情。随即而来的,便是一系列整容、分手又复合的花边新闻,“流量爽”也正是从这个时候,逐渐开启了自己的话题之路。这期间,她还经历了与歌手胡彦斌的恋爱与分手事迹,随即在2017年2月那场著名的“解散粉丝后援会”中,爱情话题得以熄灭。郑爽放飞自我、郑爽抑郁了,也成为那段时间大众讨论的话题焦点。

也是在那段时间,郑爽开始频繁上综艺,她在综艺节目《花儿与少年》中所展露出的孤独与自我感,让部分观众代入了“一个普通人所应有的样貌”的影子;《旋风孝子》里,郑爽极度自卑与不安的“不合群”模样,再次印证了“一个美女的不自知”、以及作为明星的另类情绪……总之,喜欢她的粉丝更加喜欢她了,而讨厌她的人,则认为她有轻微的“抑郁症”。

(综艺《花儿与少年》)
可不管怎样,郑爽总是异于常人的。在娱乐圈这个只讲究人情世故、人人渴望活成一个完美无缺的“玩偶”型人格下,郑爽与生俱来的跳脱性思维和直来直去的真性情,终究是能够吸引到更多人关注。只是,这种非作品、过度曝光在聚美灯光下的目光注视,终究还是让其与演员背道而驰。在演员这条道路上,郑爽从未及格。

2020年,我们还需要更多的“郑爽”吗?

娱乐圈终究是一个讲究“名与利”的流量场。在以“郑爽”为核心的偶像时代下,大众其实已经见识过了更多的“郑爽们”——他们不以作品扬名圈内,却都拥有着一张精致的脸蛋、擅长制作话题的人设,以及颇为厉害的公关团队。

郑爽是这其中的代表之一,她常年混迹娱乐圈的法则便是拥有无数话题,但这些话题几乎都与“作品”无关。拥有的不过是今天穿什么了、与某某恋爱了、吵架了以及分手了等。郑爽最与众不同的一点是,她没有也不需要公关团队,随性又直接的性子,让她比那些精美包装过的女明星们,拥有了更多的真实感。

(郑爽直播时的“爽言爽语”)
可真实感之外,郑爽最被大众感知的还是“有热度、无作品”。她曾在《让生活好看》中吐槽自己所有的作品,在豆瓣评分上,全部只有3、4分,表现稍好的也仅有一部豆瓣过6分的青春作品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,这部刷颜值、比刷剧情还有用的粉丝定制剧,也促成了郑爽成名后的“第二波”意外圈粉。

郑爽之于外界,更多的还是清丽、小仙女以及真性情的“真实”人格。有人曾在知乎上留言,只要郑爽颜值不崩塌,她重启(重新爬起)与固粉的速度,总是轻而易举的就可以超越其他女明星。这主要与她身上所持有的“稀缺性”有关,正所谓物以稀为贵,何况还是千篇一律贩卖人设的娱乐圈。

 

可在偶像时代下,我们还需要更多的“郑爽”吗?需要,也不需要。我们想要看到更多真实、不完美的明星真性情,同时也需要更多的演技派来为市场“正名”。

2018年,我们见证了时代偶像杨超越的诞生,这个有着“锦鲤”体质的幸运女孩,成为路人眼中的“躺赢”代表;我们也见证了有人如同流星般耀眼,却又迅速跌落——偶像的力量究竟该是什么样呢?或许在郑爽身上,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答案。 

相关产品

评论